红色基因
您的位置:人人棋牌 > 红色基因 >

【刘凯铭】传承红色基因 筑牢强军之梦

时间:2018-09-07   编辑:365   点击:193次


 

 

尊敬的各位老师,亲爱的同学们,大家好。今天我要与大家分享的,是我们国防生自己的故事。

 

 

 

 

宣讲团成员刘凯铭在二级团校宣讲

 

 

2015年8月,我顺利考取了大连理工大学的国防生。应组织上的要求,我们比普通大学生提前一周来学校报道。没想到,到校后还没来得及走一走,当天晚上就开始了军训。直到今天,我都难以忘记那段挥汗如雨的日子。

军训期间的大工,骄阳似火,站在阳光下感觉自己就像一支燃烧的蜡烛。一般来说,大工军训的场地都在情人路,但我们的负责人却专门选择了西山篮球场。要说为什么,大概是考虑到篮球场没有树荫,更能够锻炼我们的意志。每一场训练的第一个项目都是先站几个小时军姿,上午面朝东,下午面朝西,哪边太阳够毒,就面朝哪边站。整个军训过程中,我们晒得那叫一个“面面俱到”。接下来的训练,对于刚从高中毕业踏进大学的我来说,实在是一场严酷的考验。转眼间两年已经过去了,我开始想不起有多少人在训练里中暑晕倒,也数不清我们反复走了多少次队列。但我还记得我们跟着音乐踩节奏练队列的时候,训练密度大到附近居民冲过来找我们负责人抗议说:“你们练个没完了?你们不休息,我们还要休息呢!哪能听着你这音乐放得没完没了?”

我还记得军训难得遇到下雨天,我们这群学员正暗自庆幸今天应该没办法训练了,想不到连长毫不犹豫地把我们带出去顶着雨跑步,那天他跑在队伍的最前面大吼:“这点雨也叫雨?”他这句话在风雨里吼得像打雷一样,我现在想起来仍然感到震撼。我还记得我们练正步,练端腿,一直练到爬不上床,而我们队伍里的女国防生也一声不吭地和我们一起练到了最后。在军训最终的汇报表演里,2015级国防生不负众望地拿到了最佳方队的称号。其实这称号我们看得很淡,真正重要的是,我们这些刚刚走进大学的高中生,在短短一个月里,蜕变成了国防生。这固然是一个痛苦的过程,但这世上哪有不痛苦的蜕变呢?